冰城77岁老人连续14个清明节祭奠烈士战友

时间:2020-07-31 阅读: 评论:0 作者:哈尔滨新闻网(6uv.cn)

  只要活着,我就年年来看你

  冰城77岁老人连续14个清明节携茅台祭奠烈士战友

何廷芳等3位老兵向烈士战友王树庆致敬告别。

  77岁的何廷芳颤抖着双手,慢慢将酒斟入酒杯,摆在烈士遗像前。然后,他取出一颗红色五角星,一边轻轻地固定在覆盖骨灰盒的红绒布上,一边红着眼说:“老哥,我又来看你了。”

  何廷芳口中的老哥,是他曾经的战友,长眠于哈尔滨烈士陵园的王树庆烈士。此时此刻,头发花白、满脸皱纹的何廷芳已是热泪盈眶,而遗像中的那个英气青年,永远定格在25岁。

  一瓶茅台酒、一颗红色五角星、两束鲜花、一群老去的战友……同样的“礼物”,同样的“目的地”,同样的一群人。14年了,每年清明节期间,何廷芳都要来赴这样一场特殊的“约会”。

  兄弟

  4日清晨5时许,天刚蒙蒙亮,何廷芳比往常早起床一个多小时。这一天,又是“赴约”的日子。一切收拾妥当,临出门前,他再次打开灰色的环保手拎兜,仔细检查一番,“嗯,都带了”。

  从何廷芳居住的平房区“北厂”附近出发,需换乘两次公交车才能抵达“约会地”——哈尔滨烈士陵园。但对何廷芳来说,这一天是他看望“老哥”的日子,还会见到一些老战友,距离不是问题。

  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,何廷芳到达烈士陵园。刚走进接待室,78岁的战友金志远就迎了过来,“老王也来了,和树庆的家属在骨灰堂呢”,说着,两人在胸前戴上小白花,向远处的英烈骨灰堂走去。

  老王名叫王世斌,今年72岁,从阿城赶来,他们都是王树庆的生前战友。得知今年聚会的战友只有他们3个人了,何廷芳有些伤感:“有的去世了,有的腿脚不方便,还有的是家里有事。越是这样,我们越珍惜每一次见面,岁月不饶人呀。”

  去往英烈骨灰堂的路上,何廷芳向记者讲述了王树庆烈士的故事。“在执行战备巡修线路任务中,部队涉水渡河,他为了抢救战友光荣牺牲,时年25岁。”何廷芳深情地回忆说,王树庆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某部通信班长,“他年纪比我大,但入伍比我晚,我给他当过班长、排长。他沉默少言,但为人厚道,对人特别好。”

  何廷芳说,作为通信兵,常年驻守在外巡修线路,他和王树庆同吃、同住,是睡过一铺大炕的兄弟。他们无话不谈,还曾有过约定,一但谁‘光荣’了,另外一人就要照顾对方的家人。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爱好,就是喝两口。王树庆曾念叨:“都说茅台酒香,可惜从没喝过。”王树庆的这个心愿,何廷芳记了一辈子。

何廷芳用纸巾擦拭着战友的骨灰盒。

  重 逢

  进入英烈骨灰堂,何廷芳脚步显得沉重。看到他来了,烈士的家属马上迎上来握手、拥抱。“何大哥,您来了。”王树庆的三妹王树新说,“您就像我的家人一样。”

  1967年5月1日,悲痛的消息传来。王树庆的父亲和妹妹来部队处理他的后事,都是何廷芳接待的。后来,何廷芳把他们送回了双城的老家。到了家,老人家不让他走,硬是留他住了3天,“天冷,老爷子把炕烧得可热乎了,对我就像是对亲儿子一样”。

  “我哥哥王树庆是个非常孝顺的人,记得有一年冬天母亲病了,他冒着风雪去县里抓药,回来时耳朵都冻伤了。”王树新说,“哥哥当兵一走3年,除了定时寄信外,到牺牲也没回过家。何大哥后来告诉我们,哥哥把休假的机会都让给普通战士了。父亲最想念这个儿子,逢年过节就拿出哥哥写的信,一边读一边哭,全家人都跟着落泪。”

  王树新后来接了哥哥的“班”,也成为沈阳军区某部通信兵,一直与何廷芳保持着联系。后来,何廷芳转业到了哈尔滨东北轻合金厂,王树新转业到沈阳一家制药厂,两家渐渐失去了联系。

版权声明:本站 “哈尔滨在线_哈尔滨新闻网_哈尔滨市资讯头条信息网” 内容和图片无特别说明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用户自行提供;本网站哈尔滨新闻网(6uv.cn)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请联系站长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6uv.cn/qgwz/16842.html

标签:战友   烈士
相关文章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排行榜
关于我们
分享社群案例、社群资讯、社群营销、微商推广
扫码关注
Copyright ©2019-2020 Comsenz Inc.Powered by © 哈尔滨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