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东林人吕秉臣讲述塞罕坝荒原变林海的故事

时间:2020-07-31 阅读: 评论:0 作者:哈尔滨新闻网(6uv.cn)

  24载青春献给塞罕坝

  老东林人吕秉臣讲述塞罕坝荒原变林海的故事

 

  一张泛黄的旧照片上,十几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,站在稀疏的树木中间,面带笑容看着远方,憧憬着他们心中的“美丽高岭”……26日下午,东北林业大学举办“塞罕坝优秀校友座谈会”,82岁的吕秉臣坐在窗边,用随身携带的手绢认真擦拭照片。凝神静思,记忆将老人拉回到1962年的那个秋天。

   东林人眼里啥都不是困难事儿

  上世纪60年代初,为阻断风沙,改善环境,我国决定建立塞罕坝林场。1962年9月,包括吕秉臣在内的47名“东林”毕业生向塞罕坝进发。他们坐火车从哈尔滨经北京倒车至承德,然后搭乘汽车到围场,除了要适应海拔的变化外,还要在一段不到10公里的盘山沙土路上持续颠簸8个多小时。一个月后,47名毕业生被分散安排到育苗、抚育、运输等各个技术岗位,吕秉臣主要负责育苗工作。

  “围场县说是县城,但满大街只有一座两层的小楼,又小又破,我们都管那叫‘鸟笼子’。”吕秉臣回忆说,那段颠簸的土路,夏天还能通行,冬天大雪封山,要想出入只能赶在落雪之前。

  出行和居住不便倒是小事,最恐怖的是野兽多,吃着饭发现房梁上趴着一条蛇的事时有发生,甚至还会“与狼共舞”。“一次我骑马去总部,遇上一只狼挡在200米外的路中间。”吕秉臣说,他定了定神,挺直身体,大声叱喝,挥动马鞭制造声势,狼警惕地一步步后退,直到与吕秉辰相距不到50米时,才不紧不慢地走掉。

  “那会儿,在我们眼里,啥困难都不算事儿。”吕秉臣说,是塞罕坝,将他们这群青涩的大学生炼成了敢打敢拼的林业工作者。

   管技术兼干体力活儿样样都出色

  要让塞罕坝生态得到恢复,种树是第一步。作为坝上仅有的本科学生,吕秉辰和同伴们是技术员,要筛选种子、就地育苗,还要研究各树种的生长适应情况,让树木在塞罕坝扎根、成活。他们在实践中发明的“全光育苗法”,可以让树苗集体抗逆,抵御恶劣气候的摧残。

  “育苗是我们最苦恼的工作之一。”吕秉臣说,在出苗和天气变化的时间节点,要不眠不休地观测气象和看护幼苗,任何一个环节失误,都会满盘皆输。塞罕坝无霜期平均为52天,开春播种的时机必须把握好,既要保证幼苗有足够的生长时间以对抗严冬,又要保证幼苗不会刚钻出土就被冻死。可以说,没有一个技术员能在春播前夕睡一晚整觉,如果观测到气温上升得快,种子状态还不够,就得把火炕烧热,促使种子早点从“睡梦中醒来”;如果观测到气温很低,而种子已经有抽芽迹象,那就得调低环境温度,延迟抽芽时间。

  播种敷土也是一项技术活,吕秉臣回忆说,他们当时特意跟有经验的林业工作者学习过,拿筛子敷土时还有一句口诀“大筛大晃,小步轻移”,这是为了敷土薄厚均匀,既能防风保暖,又不会限制树苗抽芽生长,“全光育苗法”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被摸索出来的。

  “当时我们的职位是技术员,可那哪是技术员啊?技术员光管技术就行了,可我们是技术得管,力气活儿也得干,还必须干得漂亮。”说起这段往事,吕秉臣语气里满是自豪。

   青春献给那片林奋斗故事不褪色

  沙地变林海,荒原变绿洲,塞罕坝人通过不懈努力和艰苦奋斗创造出“绿色奇迹”。如今的塞罕坝,已有112万亩林场、近4.8亿棵树。不仅阻断了进逼京津冀地区的沙源,每年还为京津冀地区输送净水1.37亿立方米、释放氧气55万吨。

  从技术员到副厂长,从英气勃发的青年到为人夫为人父,吕秉辰在塞罕坝整整待了24年。“我一个人是渺小的,重要的是我们一群人干了这样一件大事。”吕秉辰从那张泛黄的老照片回过神来。他说,我的青春都在那里,老照片上那些青春挺拔的身影,现在都已步入耄耋之年,但我们在塞罕坝上奋斗的青春故事永远不会褪色。

版权声明:本站 “哈尔滨在线_哈尔滨新闻网_哈尔滨市资讯头条信息网” 内容和图片无特别说明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用户自行提供;本网站哈尔滨新闻网(6uv.cn)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请联系站长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6uv.cn/qgwz/17465.html

标签:技术员   育苗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排行榜
关于我们
分享社群案例、社群资讯、社群营销、微商推广
扫码关注
Copyright ©2019-2020 Comsenz Inc.Powered by © 哈尔滨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