遗体整容师:让逝者体面离开 让生者有所慰藉

时间:2020-07-31 阅读: 评论:0 作者:哈尔滨新闻网(6uv.cn)

  让逝者体面离开让生者有所慰藉

  特殊遗体整容师不仅从事着一份工作,更承载着一份责任

朱万腾

  “朱大哥,您好!”面对伸来的手,特殊遗体整容师朱万腾微怔了一下,然后才伸出手回握记者。

  “自从入了行,我从不主动与人握手。说实话,您和我握手,我都不太好意思回握。”交谈中,逐渐打开话匣子的朱万腾说,他回避一些事,已有十六七年了。

  51岁的朱万腾是东华苑内唯一一位特殊遗体整容师。那些多因非正常死亡而支离破碎的遗体,通过他的手修复、整形和美容化妆,最大程度地恢复原貌。

  他特别喜欢电影《入殓师》中的那段台词:“把失去的人重新唤回,赋予永恒的美丽,这个过程平静、细致而温柔,重要的是要充满爱。”

   他“半路出家”中年转行

  进入殡葬服务行业,朱万腾属于“半路出家”。2002年3月,东华苑建成,几个月后,从原单位下岗的他应聘到这里工作,负责遗体接运。当时七八人的遗体接运队伍里,30多岁的他算是“年长者”。

  那时,单位有一位为特殊遗体做整容的老师需要人帮忙打下手,比如递个工具、纫个针,“年纪小的都不敢,我就尝试着开始干。”2003年,朱万腾正式接触遗体整容,不久后老师退休,他便正式接下这活儿,成为东华苑这一领域的“唯一”。

  与接运遗体不同,为特殊遗体整容是一件与逝者更为“亲密接触”的事。虽然此前已做好足够心理准备,但真正面对时,需要承受的视觉与心理“冲击”是常人难以想象的,“刚开始时,回到家就是吐,尤其为遗体进行缝合等处理后,总感觉血腥味挥之不去,就连做梦都是工作的场景。”朱万腾回忆道。

   报化妆班被“劝退”

  换工作服、穿手术衣,戴上口罩、医用手套等,向逝者鞠躬,对遗体消毒……从此以后,当有特殊遗体需要整容时,朱万腾都要经过这样一系列“流程”。整个过程严肃认真,最重要的是对逝者充满尊重。

  需要逐渐适应的,不仅有工作内容,还有生活中“异样”的眼光,“一说你是做遗体整容的,有些人就……”对于这个省略号,朱万腾始终没有想出合适的词语,交谈中他只能用“那什么”三个字让人意会。

  他说,为了精进技艺,他曾找到化妆班学习。唯一的男学员,又年近半百,整个班的学员里只有他看上去那么特殊。才学到第二天,因为他所从事的行业被人得知,他被“劝退”了。

  “工作完成后,我们都会按照相应程序对手部等进行消毒处理,但也能理解别人的想法。”朱万腾说,正因为考虑到别人的想法,入行后,原本性格开朗、外向的他便很少主动与他人接触,家庭、朋友间的聚会也是能不参加就不参加了。

   让逝者有尊严地离开

  这些年,朱万腾见过太多的别离与悲伤。十多年前,一个儿童坠楼身亡,家长哭到几次晕厥。孩子“额头碎了,后脑海已经摔没”,缝合、填充等一系列工作下来,用了三个多小时。朱万腾说,逝者头部摔碎以后,粘合、复原时特别难,精细度要求特别高,“很挑战耐心,有时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工作,心都跟着直突突。”

  为了尽力还原逝者的原貌,朱万腾曾找老师学过雕塑,并到外地向行业专家请教。

  前年,一位逝者因患病导致脸部“爆裂”,面部严重受损、变形。悲痛的家属提出,能不能不缝合,采取另外的方式让逝者更为安详地离开。按照家属提供的逝者患病前的照片,朱万腾利用专用橡皮泥等材料进行塑形。

  最终,他用3天时间做出6个人脸模型,“刚开始手生,总觉得再做一个会更好。”当朱万腾把6个人脸模型提供给逝者家属选择时,被挑中的果然是最后的那件作品。之后,他将人脸模型戴到逝者脸上并进行上色、化妆等一系列处理。“谢谢,谢谢,太感谢了!”望着那张熟悉的脸庞,逝者家属泪流满面,不断地向他道谢。每一场最后的告别,对于朱万腾来说,不仅仅是一项工作,它更承载着让逝者体面、有尊严地走,让生者得以慰藉的责任。

版权声明:本站 “哈尔滨在线_哈尔滨新闻网_哈尔滨市资讯头条信息网” 内容和图片无特别说明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用户自行提供;本网站哈尔滨新闻网(6uv.cn)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请联系站长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6uv.cn/qgwz/17715.html

标签:遗体   工作
相关文章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排行榜
关于我们
分享社群案例、社群资讯、社群营销、微商推广
扫码关注
Copyright ©2019-2020 Comsenz Inc.Powered by © 哈尔滨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