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过高考,妈妈让我假装留学

时间:2019-06-11 作者:哈尔滨新闻网(www.6uv.cn)

  ldquo;周围的,哪家的不是读的?万一你高考失利,我们丢不起那!”

  01

  我叫梁安,出生在河北省石家庄市,不久前才过完20岁。从事,的高知。妈妈是位,她的主营和。

  他们之初,正是起步期,都很拼命。

  怀上我不久,妈妈差点因过度流产,她保胎后,我才得以顺利。从小,我的就,对我备至。

  在这样的下长大,我所有感的,。因为他们,我也被家人寄予,我能。

  时,一次我只考了第八,就被叫了一整年的“小八”。

  好在除了那一次失误,我的十分,爸妈一直很,也常在前地说,我是个不让操心的。

  而且,对我的有着超乎的。小升初时,我们那不跨区择校,我只能上的,我妈几乎动用了她在教育业数十年的,帮我争取了一个省的。

  我入学后,为路上的,家里在一周内,买下了离只有五分钟步行的房。

  就这样,我承载了父母所有的和骄傲,只要他们的人,没谁不知道我是个年年考前三,贴满墙的。

  随着我的,这种周围人的带给我的也越来越大,大人见我都要先,我最近有没有拿什么奖,上一次考了年级第几。还好我从小打得好,保持好成绩并不难。

  我顺利地升入最好的,又考进了学校很难进的重点班,就这样坐稳了“别的孩子”的。

  我对的充满了和,想在好成绩的加持下,将来进学,而不是爸妈想让我读的商科。对此,我很有,能用的成绩来父母。

  然而,的,从来不随。

  2016年5月,高二下的我正为做。

  在选修的旱冰课上,我摔了一跤,当时并无。但接下来一周,我的左下腹一直,后来,甚至疼到晚上无法入睡。

  父母带我去,没想到只是个,我的真正竟是体内有个先!告诉父母,这种肿瘤的,与发育有一定。

  肿瘤一路跟着我长大,如今因为摔的那一跤,随时会破裂危及到我的。

  妈妈立即给我办了住院,并跟学校请了,我尽快。摔了一跤,竟有这样的“”,父母被吓得不轻,拼命在我面前,总我:“别怕!”

  直到进入,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就这样地做了个大的腹腔手术。

  所幸,手术很,我从中醒来后,才告诉我。手术期,我的腰使不上劲,连起床都帮忙。

  手术之后,妈妈对我身体的,很快到了学业上。

  每天来探望我时,她都出对我落下的,几乎每天都要问:“我能不能出院回去上课啊?”“她什么出院呢?”

  主治医生明确:“,回学校上课,一坐一整天。她现在的,不能久坐。”怕给我留下,妈妈不敢不医生的话,但又不能放任我学习掉队。于是,她想出了折中的。

  6月下旬,我出院回家休养,妈妈请了,我在床上补课。每天早晨10点开始,我就靠在床背上,听课到晚上8点。

  只有这样,才能追上学校课程的。一来,我整个和都是的,为了学习只能硬撑着。

  即便如此,8月,我回到学校的第一次月考,成绩依旧相当。

  我成绩状况的妈妈,没等我拿回,就得到了,匆匆赶来学校,跟我的聊了整整两。

  我的班刚从没几年,对高考的性依旧。

  他跟妈妈了目前的课程进度、我以往的和这次成绩的,得出:我努,考上一本应该没,但跟我之前的重点会有一定。

  谈话结束后,妈妈凝重,回家路上我俩都没说话。

  那天晚上,我在做时,她一直在打。直到临睡前,她进了我的房间,告诉我:“安安,我和你爸爸商量好了,送你出国上大学。”

  02

  没等我过来,她又说:“我知道英语不是你的,而且你身体也还没好完全,但是轻伤不下火线,这是一辈子的,你不能上个连211、985都不学校,以你的上个普通大学,就是被埋没了啊!”

  我愣住了,从小到大,别的我都成绩,唯有英语保持着不拉分的水平。

  眼下,离入学季不到半年,,我的压力有多大?而且,我很,一旦出国,我对再没有,只能去读或其他专业。

  但妈妈讲话从来,哪怕我、发誓,会更多努力,一定争取重点本科的,她也丝毫不给我商量的。

  最后,她甚至说:“妈妈周围的朋友,哪家的孩子不是读的名校?万一你高考失利,我们丢不起那个人!”

  就这样,第二天清早,我就带着的,跟妈妈登上了北上的。

  下午,我已经身处北京的——海淀黄庄,坐在妈妈千挑万选的培训机构处,看着满墙从这里直升各国名校的榜,我还有点。

  咨询的,听到妈妈的“名校”,一脸。显然,来这里缴纳的,都有着对名校同样的执着和。

  很快,他们给我做了,只要我努力,就可以达到目标。

  备选方案上,每个学校的都闪着,甚至有、牛津这样的顶尖大学。

  妈妈的,从逐渐变得满意,她地交了几万元学费,陪我租好了就了。

  临走时,她甚至我说:“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你这次生病,虽然把学校的课程耽误了。但是,从这里出国,我觉得只会比考重点本科更好!加油,妈妈你的。”我漠然头,心头全是压力。

  2016年9月初,我开始了在北京的留学培训。

  我一个人住在一套两内,最开始,荡的房子,让从未离开过家的我得睡不着觉。但很快,安排得满当当的课程,逼得我没空害怕了。

  每天,几百个要背记,几十张要,超过3小时的和2小时的,把我的时间挤得毫无。就连吃饭、上、洗澡的时间,都要用来。

  就在眼前的考试,让我不断加长学习时间,每天6点半就出门,坐去上课。

  晚上,再掐着地铁收班的时间,在挤成沙丁鱼的赶回,吃点,再。

  每天晚上,妈妈会在时间,跟我打几分钟电话,问问学习情况。

  每天通话都:“今天学习怎么样?什么时候考试?老师怎么说的?”挂电话前,一定会是期待满满的结束语:“安安,你一定要加油啊!如果能上剑桥这样的学校,那和别人不一样啦!”

  我当然知道剑桥很好,可我也知道“剑桥”在妈妈口里就是个,在我这里却是的压力,已经快要将我压垮了。

  2016年9月的最后一个周六,第一次考试。

  考完后,我并不,这一个月高的学习和一,我极了。

  晚上电话响起,我有一的话想给妈妈讲,想跟她,我身边的都是暑假回来补的高中在读生,他们的英语好得像,我怎么努力都达不到他们一半的水平。

  想告诉她,课程太多了,别一年的内容,我三个月就要学完;最近,我的腰又开始疼了,为了准备第一次考试,我已经连着一周,每天只睡四个小时了;我还想跟她说,我好想喝爸爸熬的,好想回家……

  然而,没等我开口,妈妈比以往更充满期待的传来:“李阿姨家的,今天被杜克大学了,你最近学得怎么样啊?他儿子之前在学校,成绩比你差远了,你怎么也不能比他差吧?”

  我所有的话,一下子堵在了,只能匆匆应付了她几句,说:“吧,努力的。”

  10月中旬,我第一次的成绩出来了,果然没有达到。

  老师给的开会,道:“每个月最多可以参加两次考试,最后成绩的提交是11月底。,今年,你们只有三次考试机会了。”

  没有更多的时间,我整个人都陷入了自杀式的复习。

  每天,我只能在困的时候,稍微睡一会儿,里定了几十个,可以随时叫醒我开始学习。

  我每天在英语的听、说、读、写中浸泡着,尤其为了——听力,我在吃饭、走路时都戴着,希望能像老师说的,听得多了有一个瞬间就了。

  很第二次、第三次考试,我的成绩依旧不理想,投入最多的听力成绩毫无。

  这些年,在学习上顺风顺水的,也被得。强压之下,我面对最后的机会,心里已经打起了。

  还没等我鼓起跟父母摊牌,高中同学和老师恭喜我考上名校的,就了。

  原来,妈妈到学校给我办了离校,并放出我考上名校的消息。看着手机,我地哭了,知道自己一点都没有了。

  就这样,我怀揣着后被同学和老师揭穿的,自己打起,苦读。

  2016年11月,成绩提交关闭的两天前,我终于拿到最后一次考试的成绩,这一次还,足以被不错的学校录取。

  03

  两周后,留学机构的老师打来恭贺电话,说:“录取你的两所学校,都很不错!好比对一下,看选择哪一个,这周要给学校。”

  我毫不地:“不用考虑了,哪个学校排名靠前,就回复哪个吧!”

  挂了电话,我立即查看靠前的那所名校,在的排名上是54名,只比北京大学低几个位次。

  看完学校,我心里隐约有点打鼓,比起前面的学校,妈妈或许并不太满意这个。

  但在我看来,考入这所学校,已经远超,而且学校的商排名不错,已经是我努力所能达到的最好结果。

  但我万万没想到,妈妈学校排名的执着,远超了我的。

  妈妈看到录取时,当场,拿着包扭头就出门了。直到后,妈妈回到租住处,第就是:“你别去上学了!”

  我一下子惊呆了,她地说:“你怎么能考成这?实在太对不起爸妈的期待了,这是个什么大学?”

  ldquo;野鸡大学”这个词到了我,虽然我没考上她期待的牛津、剑桥这样的顶尖名校,但也是世界一流大学。商学院更能排得上前20,难道就因为名字在国内不被人熟知,就变成了野鸡大学吗?

  想起老师在电话里夸我,三个月就考到这么好的学校,我觉得极了。

  而妈妈出去的几小时,就是到培训学校,去找老师分析,我继续考下去,是否能进入她所仰慕的那些“”。

  那天,我咬着不松口,不肯入学。

  妈妈道:“李阿姨一个,做点小,家儿子。早早录取常了,我们家是哪点比别人差啊?今后,我再也没脸跟别人提孩子了,没得比……”

  说到最后,她已是,一脸不成钢的样子。我想跟她好说学校排名的事,但她满口“”“丢尽了家里的脸”,逼得我实在无从开口。

  妈妈性格强势,家里的事都是她做主,事到如今,我知道自己如何辩解都没用,根本说服不了她。

  毕竟,出去读书要花钱,她卡死了这关键环节,我再怎么反抗也没有用。

  当时,我有种心如死灰的感觉,太害怕重复那种生不如死的备考经历。我寄希望于爸爸知道后,能劝劝妈妈。

  然而第二天,我就被妈妈告知:“我已经想好了,不会把你真实录取的情况告诉别人,包括你爸爸!”

  那一刻,我彻底绝望了,妈妈已打定主意的事,如果我硬找爸爸翻盘,只会闹得鸡飞狗跳。而且,爸爸未必敢跟妈妈来硬的,站在我一边。

  这样看来,继续复习再参加考试的事,已然是板上钉钉了。

  本以为,复读再考已是最坏的结果,可万万没想到,妈妈竟然编造出,我被一所广为人知的世界名校录取的谎言。

  整个暑假,来家里恭贺我考上名校的亲戚朋友络绎不绝,妈妈既热情又体面地招待客人,还必须让我这个主角陪她一起,演出破釜沉舟放弃高考,置之死地而后生考取世界名校的好戏。

  即使是面对亲人,她的戏码也毫无破绽。

  只有我俩单独相处时,她才会不断抱怨我不争气,但一旦有其他人在场,她又要做出,即将要送爱女出国读书,内心很不舍得的样子。

  那段日子,每当她和那些满脸羡慕的叔叔阿姨,讨论我即将就读的“名校”的时候,我内心充满了羞愧和屈辱。

  想起曾经我读过的关于亲情的句子:“只有我的亲人,不会因为别的女孩子,比我漂亮,比我优秀,就不再爱我。”

  也是那时,我黯然地认为,即使是我的亲人,也会觉得我不够优秀、不够漂亮、不够满足他们吹嘘的面子……

  怀着这种复杂又沉重的情绪,我在这个家里,宛如行尸走肉一般,变得越来越沉默,我和妈妈之间的“秘密”,压得我喘不过气来。

  不久,“录取”我的学校即将开学,为了圆谎,她亲手为我整理、准备了所有行李,放下生意,将我送到了国外“名校”,又依依不舍地回来。

  其实,送我上学的10天时间内,我俩住在酒店。

  她通过中介,在离我家4站路的小区,为了我租下一处公寓,购置了生活用品,安排好一切,我就搬进去复习,佯装做出已经出国读书的假象。

  妈妈在房子里陪我住了5天,这期间,我们多半靠外卖生活。她每天计算好时差后上线,通过网络处理公司的事务,偶尔要开网络会议,妈妈就特别调整摄像头,只露出背后的白墙,生怕被下属和员工看出端倪。

  别人在视频会议结束时,多半会恭维她“女儿争气”之类的话,她都笑眯眯地照单全收。

  这期间,她还网购了些进口护肤品,当做出国的“伴手礼”,准备上班后送给亲戚朋友。

  所有的一切,都准备充分,逼真得像真的送我出国读书一样。

  04

  妈妈离开那天,我躲在阳台窗帘背后,看着她消失在暮色中的身影,心里的悲伤和绝望无法用言语记录了。

  接下来,我在那个不到45平方的一室一厅内,住了整整5个多月。

  只有妈妈知道我在这里蜗居的实情,怕被熟人发现,我每周只下楼一趟,都是为了扔垃圾,像个见不得光的人。

  小公寓楼下,有一家可以送货的超市,虽然知道老板不可能认识我,但我依旧害怕。

  每次网上下单后,都让他把东西放在门口。通过猫眼,看到他走了之后,我才会开门拿东西。

  每周,唯一可以期待的就是,妈妈会来探望我一次。她知道我不敢出门去买东西,总会给我带来各种大包小包的零食、糕点。

  起初,她总叮嘱我:“刚好没有人干扰,你就好好学习。早点考出来,咱们也不用这样躲着了。”

  后来,我独居的时间太久,见到她也不太说话,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少后,妈妈渐渐有些担心。

  屋角堆放的草稿纸和试卷越来越高,她仔细翻看后,便很少再提学校,反而会跟我唠叨点家长里短,讲讲奶奶的身体和妹妹的学习。

  这些零星的家人的消息,才让我有点温暖的感觉,只是听到她说在读寄宿初中的妹妹有些不服管教时,我心里很难受。

  我也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努力,早点独立强大起来。

  到时候,我会站在妹妹身边,不让她因为可笑的面子,受到我同样的伤害。

  如果寂寞的独处,让我变成午夜自说自话的疯子,那么带着伪装的笑容,跟亲人视频电话时,更是另一种折磨。爸爸和奶奶、妹妹,笑作一团,对我问东问西,而母亲坐在旁边,则是带着警惕的笑容,一副生怕我说错话的模样。

  那种既渴望亲情、又害怕真相败露的忐忑,快要将我逼疯了。

  尤其是,为了配合妈妈,我明知是撒谎,还要跟他们讲一讲我想象中的异国生活。每次通话结束,我都会紧张的一身冷汗。

  2017年春节前,小公寓的暖气管道出现问题,我不敢找人来维修,只能24小时开着空调。

  空气干得我一直流鼻血,期间,妈妈来探望我时,立即给我收拾行李,要带我回家去。

  我本以为,她会和爸爸说出实情,我非常担心他们会因此吵架。所以,我坚持要住在外面。

  但没想到,爸爸来见我时,只是叹了口气,摸摸我的头说:“孩子,你妈妈为你做了这么多,你要争气,不能再让人失望了。”

  之后,为了不让更多人发现实情,爸爸在我回家之前,就带着妹妹和外婆,以及爷爷奶奶飞去了海南过年。

  回到家的第一晚,我在房间里偷偷哭了一夜,过去五个月,我过得小心翼翼,内心非常压抑。

  搬家时,我做过的练习册和复习资料,堆满了三个搬家的纸箱。复习到崩溃的时候,我想起莫名浪费的一年,以及那些无尽的考试,常失控地在屋里大哭。期间,我恨透了父母只顾面子的虚伪行径。

  但如今,我又真实地意识到父母对我的爱,其实丝毫没有减少,只是他们的爱太偏执,甚至可以说是自私又不理智的。他们施予我的关爱,已经成为我人生中沉甸甸的包袱了。

  除夕前夜,妈妈终究没有留下来陪我,也飞去了海南一家团聚。

  这个春节,我一个人在家度过的,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我的考试终于通过了,拿到了一个让妈妈满意的名校录取通知书。

  即便如此,谎言依旧要继续维持下去。过完节,家里的保姆又要回来正常上班了,我的存在自然不能被她发现。

  妈妈告诉保姆,小书房有重要商业资料,不需要她进去打扫。

  白天,我按照妈妈的要求,将自己反锁在小书房内,尽量轻手轻脚,不让任何人听出家里还有其他人。

  考试结束,我没了沉重的学习任务,每天只是在书房里看看书,写写东西,干一些我喜欢的事情,但我却发现我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。

  我时常觉得人生好像没有意思,也不再对未来的生活充满期待了,我甚至常常觉得,即使我的生命停在这一刻,也没什么想去做的了。

  我觉得自己不太对劲,开始越来越频繁的做噩梦,常一晚醒来十几次,经常无端烦躁地想要发脾气,甚至时常有放弃人生的想法。

  直到有一天,我一个人坐在书房,突然惊觉我在拧掉窗户螺丝,想从22楼跳下去时,终于下定决心要去看医生。

  05

  通过网络,我联系了几位心理医生,经过诊断测评,得出的结论都是“重度抑郁”,需要服药治疗。

  拿到诊断结果,我下意识地想到,父母如果知道这个结果,一定会觉得丢人。

  2017年4月底,我在连续服用了两个月抗抑郁药后,产生了严重的副作用,导致心率过速和直立性低血压,直接晕倒在了我蜗居的小书房内。

  至此,我隐瞒许久的秘密,再也瞒不住父母了。

  这一次,我无法抵抗身体因药物产生的沮丧,也没想对那些撕掉标签的药品去跟妈妈做任何解释。

  面对我糟糕的状态,爸爸当场就抱起我,毫不犹豫地送我去医院就诊,妈妈一路上沉默地紧跟着,眼睛里憋满了泪水。

  在一家知名的三甲医院,我做了全身体检,除了上次手术后,因为休息不够,导致的腰椎间盘突出等问题,我的抑郁症也正式确诊了。

  医生和爸妈在办公室里聊了很久,出来的时候,爸爸情绪看上去很低落,妈妈的眼睛已经哭得红肿了。

  见到我,他俩强颜欢笑,几乎是异口同声对我说:“没事,好好休息,坚持治疗,就不会有太大问题。”

  妈妈搂着我的肩膀说:“你别有心理负担,有什么事情……别瞒着爸爸妈妈……”说到最后,她几乎哽咽了。

  接下来,她以超乎想象的执行力,为我申请了延期入学,联系了最好的医生,并且将公司的大部分业务,托付给了下属,腾出了大量的时间来陪我。

  在治疗期间,我的状况反反复复,也经常会因为坏情绪,跟爸妈发脾气。

  搁在以前,妈妈断不会容忍孩子这样,如今,她对我总挂着微笑,说话也是小心翼翼的样子,生活上更是细心照顾。

  其实,懂事如我,很清楚她和爸爸对我的一片苦心,尤其是好多个夜晚我突然醒来时,发现她在床边趴着睡着时,我也会热泪盈眶。

  为了自我调节,我在左手腕上长期缠了根皮筋,遇到事情发现情绪不对时,我的右手就会悄悄勾起皮筋,一下下崩在我手背上。

  心理医生告诉我,可以用这样短暂的疼痛,提醒自己控制情绪。

  就这样,在全家人的齐心协力下,我通过服药和心里疏导,渐渐地控制了病情。在经过医生全面评估后,我联系了学校,沟通好了入学事宜。

  2018年9月,我拉着两个28寸箱子,站在机场和爸妈挥手,妈妈在安检口哭了。

  突然想到我离家前,同学曾约我去重庆旅游,妈妈跟我打电话,问清楚行程安排和食宿情况后,突然说:“安安,你现在幸福吗?”

  当时,我的眼睛忽然湿润了,尽管有些伤口尚未痊愈,甚至我的箱子里,依旧装着两瓶“氟西汀”。

  但我已经开始相信,未来依旧能笑能哭,能朝着未来的路坚定地走下去,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。

  时至今日,我还是想告诉妈妈,如果可以的话,我能不能不用再努力做一个更好的人,只尽力去成为一个比昨天更快乐的人。

  作者 | 梁安 留学生

  编辑 | 小新

原文链接:http://6uv.cn/qgwz/Bss.html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哈尔滨新闻网(www.6uv.cn)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359293290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