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父亲的清白,我拼了!

时间:2019-06-11 作者:哈尔滨新闻网(www.6uv.cn)
后台-系统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(内容页告位1-手机版)

  的,一夜之间因涉嫌罪入狱,不担事,嫁到了,而对父亲给他的三万买地的钱,拒不拿出来。

  谁来救父亲?本文为,以第一写成。

  rdquo;

  一

  我叫张月如,1970出生在西南边陲的一个小。我上边有一个姐姐,下边有一对龙凤胎。

  父亲在县国营糖厂,母亲早年在做。后来,她带着我们几个回到,分到了几亩,一些和。

  母亲前,是家里最小的,从小在和舅父们的中长大,不会持家,也不爱干活,好在父亲有,我们家在还算。

  1998年,我,那时姐姐已工作一年,我们在的做。

  以为看到正在招手,而一场却正在悄悄袭来。

  那一年,父亲被厂里外派,在昆明附近的一个中转站工作。因为我们滇西多是,,只能。

  父亲的工作,是长驻在铁路中转站,接收厂里用汽车发来的,囤积在里,等有了,再用发往各地。

  中转站里,相邻几个县的糖厂都设有。父他们就在一层楼上,同行加,都很熟。不忙的,经常一起打牌吃饭。

  有时,某个有大单发货,但碰上运货汽车在路上抛锚,仓库里的货,彼此之间就会互相拆借一下,等的货到了再。

  父亲也曾和其他互借过几次,后来大家都还上了,没有出过。

  但是那一次,邻县糖厂一个叫段正江的人,和父亲借了货以后,一直找推托,迟迟没有归还。

  到了年底,厂里货款不符,缺了上百吨白糖,五十多万元,便紧急召回父亲,他怎么。

  父亲如实,并说对方糖厂正在大力,不久就能还上。

  年底正是生产白糖的,厂听了,觉得生产上百吨糖,确实不太多,那就等着他们还回来吧。

  但是不再派父亲到中转站,而是把他到,不能旷工、请假。,就是将父亲软禁。

  那年春节期间,姐姐在老家,父亲也没能回去参加。

  年后不久,传来一个的,借走父亲白糖的段正江,因为涉嫌吸毒,被抓捕了!

  父亲厂里的领导急忙和段正江的糖厂,索要白糖。对方厂领导说,那是段正江和父亲之间的,厂里并不知情,也没有任何书面。

  父亲要么拿出糖,要么拿出钱!可父亲哪样也拿不出来?

  价值50万的,厂里不敢,又时逢大力犯罪,于是厂里立即向当地检察机关。

  那是1999年,春季开学没有多久,我那午没有课,正在外面底下洗头,喊我到接。

  我跑进校长室,拿起,“喂”了一声,就听到母亲而颤抖的。

  她说:“你老爹已经被抓了,的人已经来过我们家了,只怕还要到你那里去,你要是有点什么的,赶快起来吧!”

  我一下子僵住了,直到有同事过来打,我才回过神来,这才齐腰的湿地贴在背上,地照着,我却冷得瑟瑟发抖。

  我顾不上擦,直接到里取出,里面有三千块钱,是父亲上个来看我的时候给的。

  那年刚上,为了和他们,我来报到以后,就把他俩接过来了。每天我上完课,就赶回宿舍打扫,给他们做饭。

  父亲说,我一个月只赚四五百块钱工资,又出了弟弟妹妹的借读费,哪里够三个人用,所以拿了一些钱给我做。

  我把存折交给的同事,请她帮忙收一下,她我说,检察院应该不会来找我。

  二

  我过了几天,检察院确实没有来找我。但是父亲被抓,已经降临。都压顶,。

  这一年,因为姐姐刚结婚,在省城服役的,不想分居,让姐姐辞了的工作,去了昆明。

  父亲出事时,他们正在忙着为姐姐找工作,认为出了嫁,的事便和自己无关。

  母亲在老家,我和弟弟妹妹在学校,父亲在他工作地的。一在四个,我感觉。

  我,父亲在看守所里遭罪,却不知怎么救父亲。

  从小到大,几个孩子里,父亲最我。

  都上了,父亲走路还经常把我抱在怀里,或者背在背上。只要他在哪里坐着,我一定会像个,在他身上蹿上蹿下地玩耍。

  父亲,也不准我们,的人,都他会贪污。我也他一定是的。我暗下,一定要为他洗清,清白。

  可是我才走出半年多,没有,对问题更是。

  父亲有个弟弟,一直是的,有一些和。

  我找到叔叔,把父亲的告诉他,他第去了父亲厂里情况,又帮我找到了一名很不错的。

  律师给出了几点:一、最好的,就是还上货物,或者等值的货款,父亲便能无罪;二、如果拿不出钱物,那就找到,证明货物是被人骗去的,可以减轻法律;三、如果证明不了被骗,那么父亲只能贪污的罪名,将会遭受十年以上的之灾。

  我带着母亲去了段正江的家,段母哭着说:“我你们的。可是不成器,我也是苦啊!他去年才结的婚,今年就被抓了,听说至少要判。

  已经回了娘家,说要打了里的孩子和他。我只有他一个,这是要绝后了呀!”

  段母是个的,她也愿意赔我父亲,可她在街上摆个,勉强糊口,惟一值钱的只有这个。

  即使逼着她卖了住房,也只够货款的,我们只有了。

  我们家的,都是,家家只够糊口,就算心里想帮,也拿不出来。

  那就只有走第二步,找证据证明,货是被段正江骗走了。

  律师从业时间长,经验。

  他说,货物追不回来,因为,受到《》是避免不了了。但他使父亲减轻处罚,免去牢狱之灾。

  但是,除了他的费,在小地方办事,打通各种的也是难免,要两三万元,让我们做好。

  我满口答应。可一时到哪里找那么多钱呢?我们想起来,听父亲说,给过叔叔一笔钱,托他在县城帮忙买一块,将来好给我们盖。

  县城当时一块普通的宅,大约是三万元。现在父亲出事,那块宅基地暂时就不买了,把这个钱拿去跑的事,刚好。

  于是母亲去找婶婶,说明这个。婶婶是那种不爱说话的人,心冷。只说了一句:“他们的,我不知道,去问他们自己吧。”

  母亲找叔叔,叔叔很看,问母亲:“哪里有什么钱?你看到他递给我了?”

  他又说:“我为你们操了多少心,你要是这样想,我哥的事,以后我也不管了,你们自己去办吧。”

  母亲平时争强,嘴不饶人,可真正遇到事,却。

  她只会花钱,不会挣钱,从来不会有。家里唯一一张三千元的存折,还是父亲寄回来的,但被检察院没收了。

  母亲没有,姐姐姐夫不管,弟妹还小,一切只能靠我了。

  接下来的几个月,我便奔走在漫漫的借钱长路上。我的所有,从小学到的同学,都被我借钱借遍了,有的还借了几次。

  那时候,大家都是刚参作,没有什么积蓄,工资又低,基本都是五百块左右。但他们都是尽量三百五百、八百一千的借给我。

  有一天,我骑车去找在县工作的同学借钱,路上突然刮起了,下起了,我连人带车都被摔倒在里,爬起来推着。

  我忍不住一路走一路哭,头发全都湿透了,脸上湿淋淋的,分不清是,还是。

  到了同学宿舍,她很是心疼,连忙拿出衣服给我换上,又倒了,让我多喝一些驱走。

  她家里也没现钱,正在坐的她不能出去取,又不在,她拿着存折去隔壁同事家,借到了九百块给我。

  每借到一笔钱,我就感觉离救父亲出来的又近了一些。每借到一笔,心里就多了一份的和温暖。

  三

  我们这边筹钱,律师那边也在推进,每需要交一次钱,叔叔就往学校给我打电话,把和律师见面的时间告诉我,让我带上钱去见律师。

  因为父亲的县和我们老家中了一个县,我每去见律师一次,要三个县城,并不好走,我忍着的,坐大早晨出发,傍晚才能到。

  每次去,一来一回至少需要两天。

  我见到父亲,是在开庭时,当时他已经被关了九个月。律师多方取证,有了的证据。,他也疏通了各的关节。

  当父亲被法警押着,走到席上,看着他戴着,头发长得压住,那从来都是刮得干干净净,泛着青光的,如今却是长到几寸的。我不禁心如刀绞,。

  庭审了,我压住,侧耳倾听和父亲的每一句。

  的是,我那像汉一样的父亲,很是,所有的,都,说出的事情经过,也都清楚,。

  父亲说,借货给段正江的当天,他有他写个,但是段正江借口有要出去,只匆忙写了一张白条,让父亲去找他们公章的人盖章。

  于是父亲去找人盖章,但是那个人说:“这是段正江和你借的货,让他给你盖他的私章吧。要盖公章也可以,你们两个人一起来。”

  因为本来是设好的,以后段正江总是找各种借口推脱,父亲没有盖到他的公章。

  父亲一是淳良,不会害人,也不会防人。二是之前借过几次后来都归还了,便没有多想,于是一拖,就拖到了出事。

  中途休庭的时候,律师告诉我,可以上去和父亲说话。我急忙跑上去,扑到父亲身上,抱住他。

  父亲柔声安慰我:“不怕了,等审理完了,就可以回家了。”

  接下来的审理中,律师了。和父亲借货物的段正江,不仅借了父亲的货,还借了其他好几个厂家的货,都没有归还。

  这些钱款都被他炒亏掉,以及吸毒、各种高档开支和挥霍掉了,他的行为属于。父亲也是,他没有贪污。

  最后,法院判定,父亲没有贪污,但因为他的,导致遭受巨大,被犯渎职罪,被判处三年,缓刑三年。

  父亲当庭释放,高兴返回了老家。

  出了这样的事,父亲不能再回单位上班,他留在了老农。而家里只有几亩田地,一些茶树,一年到头没有多少。

  母亲仍是只会花钱不会挣钱,没钱花,她就寻着父亲哭闹。

  所有的,仍然还是在我头上。

  四

  这一年,妹妹弟弟刚刚高考,妹妹被昆明一所,弟弟落榜,面临复读。

  为了偿还父亲官司借下的,供弟弟妹妹读书,我辞去乡镇中学老师的工作,到昆明。

  当时,李学永在省城刚刚上市的大工作,此时的他还不是我男朋友。

  李学永读的是省城一所经济。

  我读的是院校,学,那年,我们回来,在学校办了一次。

  他刚来找老乡玩,看了演出,就上了我,但他不好,一直没有向我。

  毕业后,他留在昆明,而我一心母亲和弟弟妹妹,回了老家。彼此之间断断续续,一直保持着。

  妹妹考上大学后,我特意拜托几位在昆明的她,其中也包括了李学永。

  等我来到昆明找工作时,李学永知道了情况,终于鼓起,向我表白。

  他说,他不忍心我一个人吃苦。而且,他现在的工作收入还可以,具备一定的能力来和照顾我。

  我,了。

  我在省城找工作并不顺利,中,去了一家中档的私立学校当老师。

  这家学校的,主要是中小型的,顾不上照顾孩子,就送到这个半军事化管理的学校,孩子们每半个月回家一次。

  这些学生大多都有一定的教养和素质,又长期寄宿在学校,和我们老师很好,在这里的收入也比以前翻了一番,我做得很开心。

  在乡下辞职时,领到的最后一个月的工资,我只拿了上省城的路费,其他都留给了父母,让他们安排弟弟到本地高中复读。

  谁知,因为父母感情不和,家里气氛经常很差,弟弟心情不好,又是叛逆期,便没有去读书,也不爱呆在家里,开始出去和社会上的不良青年混在一起,酗酒,打群架,小偷小摸。

  有一次,他和几个社会青年甚至在黑夜里堵住一对小情侣要钱,小情侣身上没有钱,气急败坏的他们,竟然把男孩子打了一顿。

  万幸的是,几个人良知未泯,没有对女孩子做什么坏事。

  我春节和男友一起回家,才知道此事,不禁惊出一身冷汗。

  我和男朋友轮番和弟弟谈心,动之于情,晓之于理,又告诉他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精彩,他应该重新去读书,考上大学走出去,才能创造出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  他本是聪明人,本性也不坏,便答应回去复读。在我的不断鼓励下,弟弟确实很努力,转年重新参加高考,虽然只考上了一所大专院校,但我们都很满足了。如果,对弟弟放任不管,那弟弟很有可能就此滑向深渊!

  五

  弟弟考上大学后,男朋友接到了调令,公司派他去上海开拓市场。

  我也辞职随他来到上海。但我没有想到的是,在繁华的大上海找工作,竟然比在老家省城更难,除了文凭,外语级别,工作经验等等。女性未婚未育,也是找工作的一只拦路虎,一般企业都不愿意要女性。

  一天,我又徒劳地跑了一圈,回到男友所在的公司宿舍,发现没有带钥匙,就坐在小区花园里,等男朋友下班。

  那时正是春天,花园里有一些花开得特别。看着看着,我不知不觉就唱起了《卖花姑娘》那首朝鲜民歌。

  ldquo;美丽的金达莱呀, 开在那小山边,粉红色的杏花呀,怒放在那山坡前。卖花呀,卖花呀,买去这朵朵鲜花,明媚春光,一定能够洒满痛苦的胸前。”

  这首忧伤的歌,和我当时的心境很接近,所以我唱得很投入。

  偶然转头,才发现有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,正随着我的歌声,在那里翩翩起舞。不远处,有一个老阿姨正望着她和我,慈祥地笑着。

  我悄悄擦去眼角的泪痕,不好意思地朝她们笑了笑。

  老阿姨主动和我说起话来,她说,听我的歌声,看我的身段,应该是训练过的。我说了我的专业和学历,告诉她,自己刚到上海,正在找工作。

  老阿姨说她的孙女特别喜欢唱歌跳舞,问我愿不愿意试试,给她做家教辅导。

  一周三次,每次一百。

  这竟然是我在上海的第一份工作。老阿姨的几女都在国外,只有孙女和陪在身边,儿媳上班也很忙,家里经常只有她们一老一小。

  小女孩很喜欢我,每次上完课,老阿姨也会留我吃饭,陪她说说话。一个月后,阿姨又帮我介绍了一个学生,是她朋友家的孩子,我又多了一份收入。

  因为背负着债务,还要供弟弟妹妹读书,我不敢懈怠,报读了一个商务秘书的培训班,学习公文写作、档案管理、社交礼仪、办公自动化等等。

  但工作依然难找,我就只好找各种兼职,有的是给美容院的顾客上形体课,有的是给企业员工组织文体活动,过年过节排练节目等等。

  上海是时尚之都,各种时尚活动很多,参加这类活动,做礼仪小姐的机会也不少。

  我经常是做完这份工,顾不上吃饭,买两个馒头啃着,就赶快跑去挤地铁,赶下一个场。

  有时候感觉很累,但想到这样忙碌的收获,是可以拿以前的好几倍工资,可以还上欠债,心里也就释然了。

  辞职的第四年,我还清了所有债务,弟弟妹妹也都终于大学毕业了。那天晚上,我和男朋友特意跑到东方明珠楼上的餐厅,吃了一顿大餐庆祝。

  那一刻,我泪水盈眶,对男友说:“你辛苦了!”这四年来,男友一直默默帮我承受着这一切,还债,供弟弟妹妹读书!

  这年春节,我和男朋友回到云南老家,按当地风俗,办了一场隆重的婚礼。

  此时,一年前毕业的妹妹,已经在当地一家事业单位上班,而弟弟进了公安部门做实习协警。

  看他穿着一身警服的样子,我更加感慨,在弟弟人生关键的一年,如果没有我和男友拉住他,他不知会是什么样子。

  六

  每次回家见到父亲,我怕他有思想压力,从来不在他面前提钱的事。

  直到最近几年,有一天说起叔叔时,我才问父亲,是不是拿过三万元让叔叔给买宅基地?

  父亲说有这事,但摊上官司之后,叔叔告诉他,这钱都用在托人打官司上了。

  我苦笑了一下,才告诉父亲,当年打官司的钱,除了表哥拿出来的几千块,其他全都是我去借的。父亲眼圈瞬间就红了。

  至于那笔钱,我们都没有想着要去和叔叔说破,或者讨要。

  这么多年过去,物价上涨了这么多,即使拿回三万块钱,已远远不够购买宅基地,让他按现在的物价比例补偿,他也根本无法做到。

  叔叔已经退休,所有的积蓄都补贴到了女儿一家四口身上,因为没有儿子,招了一个没有太大能力的女婿上门。

  除了给他们买房买车,堂妹的二胎女儿,在几个月时发现有先天性疾病,到处医治。

  治病和一大家子的开支,生活压力很大。婶婶做家务带娃之余,甚至去捡瓶子卖钱,不堪劳累,和亲友吐槽只愿早死早解脱。

  叔叔表面上看是个热心人,谁家有难事,他能帮的都会帮,但不是白帮,有钱的要钱,有物的要物,没钱没物的,就常叫到家里帮着干农活。

  他们现在很不宽裕,而我们挣三万块钱,也就一个月的工资而已。所以,我们便没再去提这笔陈年旧事。

  如今,父亲仍在老家,田地早已租给别人,没有什么农活可做,但他喜欢农村的山好水好,空气清新,在乡下安度晚年。

  妹妹工作稳定,有儿有女,家庭幸福,一说起过去的那段难忘经历,就对我充满了感激之情。

  弟弟做了一段时间实习协警后,还是按他自己的爱好,开了一家汽车修理店,兼做二手车买卖,生意兴隆。

  我回想起那段经历,还是会觉得很苦,甚至不知不觉流下眼泪,但是想到自己几年的辛苦,免去了父亲的牢狱之苦,让弟弟妹妹接受了大学教育,没有走上歪路,还是感觉很值得!

  作者 | 小隐 公司职员

  编辑 | 云中漫步

原文链接:http://6uv.cn/qgwz/Rcbb.html
后台-系统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(内容页告位2-手机版)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哈尔滨新闻网(www.6uv.cn)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359293290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后台-系统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(内容页告位3-手机版)